青阳的大脑终于稍微冷静下来,他抬头看了一眼之前顾不上看的光标,发现那处已经红的发黑。

    穴肉有了休息的时间,白桔眼泪还挂在睫毛上,绯红着脸颊枕在胳膊上,他被不知轻重的高中生操干的过火,全身上上下下疼的像散架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白桔睁开眼睛,腰酸背痛的缩了缩身体,迟来的羞耻涌上心头,白桔回忆起刚才自己的表现,耳尖和面颊都涨得通红,他居然沉迷于美色,就这样被搞了。

    还是在浴室这种不正经的地方啊啊啊!

    他是来挣钱的啊!后面还有很多剧情要完成,为什么男主这么不正常,他只是个穷苦打工人而已!

    白桔想到这儿,想要争气的自己站起来,却不想腿一软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白桔脸皮薄,眼神避开青阳,努力当做刚才的虚弱没发生一样,红着耳朵哑声道:“看什么,等着我收拾吗?”

    青阳立刻识相的嘿嘿两声,没点出来,将手穿过小叔的腿弯,另一手搂在他的后背,轻轻松松把人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桔再不想被男主公主抱,此刻也没什么办法,索性自暴自弃的窝在他身上,趁机摸了几把腹肌。

    刚才他都没机会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热乎乎的水流冲刷过身体,青阳将他轻轻放好,拿着莲蓬头给他冲洗,但白桔现在太敏感了,腰肢不断的颤,他勉强清了清嗓子,哑声道:“动作轻点,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青阳的大脑终于稍微冷静下来,他抬头看了一眼之前顾不上看的光标,发现那处已经红的发黑。

    穴肉有了休息的时间,白桔眼泪还挂在睫毛上,绯红着脸颊枕在胳膊上,他被不知轻重的高中生操干的过火,全身上上下下疼的像散架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白桔睁开眼睛,腰酸背痛的缩了缩身体,迟来的羞耻涌上心头,白桔回忆起刚才自己的表现,耳尖和面颊都涨得通红,他居然沉迷于美色,就这样被搞了。

    还是在浴室这种不正经的地方啊啊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