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濱本文學網>修真>莫之夭阙 > 爽过之后,概不负责
    一辆迈巴赫停在郊区的一条公路上。

    后座,季时殊半趴在段放舟腿上,一根才半勃就已经相当雄伟的阴茎挺立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试探性地舔了一口,眉头微微皱起,他虽久经沙场,可从未干过这样伺候人的活。

    微微抬头看向段放舟,他面目平静,黑黢黢的眼眸半垂着,无情无绪,丝毫没有任何情欲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季时殊抬起头,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向下按去,嘴唇半张,以极慵懒与痞气的声音命令道:“舔硬,不然不操。”

    直接的荤话在他嘴里说出十分引诱人,季时殊感觉到一股潮热升起,依然藏在裆中的性器跳动两下。

    他强硬的直起身子吻了吻段放舟的唇,然后一鼓作气地低头含住,一股淡淡的腥味在口腔内散开,季时殊觉得有些怪,但也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段放舟的手搭在他的头上没再用力,随着他的吞吐一上一下的动着。

    低眸看向卖力的季时殊,昨天晚上他就认出了他,迷蒙的醉眼和妖媚的笑他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手轻轻地向后抚摸,摸到他的脖颈,脊背,然后撩起他的上衣伸进去摩擦他娇嫩的皮肉。

    段放舟的手是附着一层破茧,来回的抚摸让季时殊浑身颤抖,更加卖力。

    季时殊适应能力极强,想着别人为他口交时的动作,一比一地模仿着,吮吸,轻舔,最后深喉。